整合优势资源 让文物活起来

第二届陕西重要考古新发现公布

2022-01-25 10:42:44来源:西安新闻网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2-01-25 10:42
字体:

霸陵陵区航拍全景。  (资料图片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供图)

西安新闻网讯  刚刚过去的2021年是中国考古学诞生百年,也是陕西考古取得重大成果的一年。1月24日,第二届陕西重要考古新发现新闻发布会在线上举行,太平遗址、周原先周建筑与西周城址、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遗址、西汉帝陵-霸陵遗址、咸阳洪渎原墓葬群、西安新小寨元代赵氏家族墓地6处遗址入选第二届“陕西重要考古新发现”。

今年,省内7家考古发掘资质单位推荐选送了16个项目参与本次评选,经由专家严格评审,最终产生了9个获奖项目。推选项目多位于西安-咸阳周边,涵盖了史前、商周、秦汉、隋唐及宋元时期,以秦汉及隋唐时期占比最高。与去年相比,今年除6大获奖项目外,新增加设置了入围奖项,入围项目分别是:西安月登阁隋唐墓地、西安杜城铸铁遗址、汉长安城兆伦锺官铸钱遗址。

据悉,“陕西重要考古新发现”由陕西省文物局、陕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为指导单位,陕西省考古学会主办,是我省年度考古工作及重要考古成果的集中展示平台,更是文物考古工作者向社会公众汇报最新发掘成果、研究认识和普及考古知识的重要途径。作为文物资源大省、考古工作强省,陕西考古界将充分发挥区域资源优势,整合全省考古优势资源,深入阐释全省考古成果,“让文物活起来”,为建设文化强省、增强文化自信贡献考古力量。

四方辐辏

太平遗址

太平遗址位于陕西省西安市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斗门街道,目前的考古勘探和发掘工作表明,这是关中盆地新发现的一处客省庄文化时期的大型聚落遗址,年代约为距今4150-3700年前左右,已进入夏纪年范围。

出土的玉料、玉璧、璧芯、玉璜、玉饰品等遗物表明,太平遗址存在一套完整的玉器生产操作链。出土的卜骨形制规整,灼痕清晰可辨。此外还出土一件反映古代礼乐制度的陶铃和一枚刻画精美图案的陶牌饰。

浮选出的农作物遗存主要有粟、黍、水稻等。目前对太平遗址的工作仅仅是冰山一角,但是玉器加工生产、卜骨、陶牌饰和陶铃的存在表明太平遗址具备了高等级的中心聚落遗址的应有要素,是了解中华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中心区域的一处重要遗址。

考古专家认为,太平遗址汇聚了周边东、南、西、北不同地区的文化因素,是四方文化交流的辐辏之地,奠定了关中盆地中部以周、秦、汉、唐为代表的都城文化的史前基础。

迁岐之地

周原遗址

周原遗址是一处从先周时期延续至整个西周时期的大型都邑聚落。

本次考古发现的先周时期大型夯土建筑填补了以往周原遗址无先周时期高等级遗迹的空白,证明王家嘴地区是周原遗址先周时期的聚落中心。结合以往关于聚落规模与文化性质的研究,明确了周原遗址乃是古公亶父迁岐之地。战国晚期大型仓储建筑及相关发现确认了东周美阳县所在,结合文献进一步支持了周原为岐邑。

周原遗址西周时期城垣范围的发现,是探索我国先秦时期筑城史的重大进展,为周原遗址聚落结构厘清、相关遗存性质的认识,及聚落与社会变迁过程的勾勒提供了参照背景,为三代都邑建制提供了重要实例。

帝陵正门

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遗址

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遗址位于秦始皇陵封土正东约200米处。196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开展了大量的考古调查与勘探工作,对陵园外城东门有了初步认识。为了明确外城东门的结构与形制,促进秦始皇帝陵的考古研究,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于2021年对外城东门遗址进行发掘。

本次考古发掘厘清了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的设计理念、营建技术、建造过程及建筑材料,了解了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的使用、焚毁及废弃过程。作为中国第一位皇帝陵园的正门,秦始皇帝陵园外城东门堪称“帝国第一门”,其发掘收获为秦始皇帝陵建设理念、规划布局、陵墓制度的深入探索,为中国古代“门阙制度”起源的追溯,为中国古代思想史、中国古代建筑史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资料,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半部隋唐

咸阳洪渎原墓葬群

咸阳洪渎原是战国秦汉至隋唐高等级墓葬的首选之地,规模大,等级高,延续时间长。由于地处京畿,洪渎原墓葬墓主身份普遍较高、代表性强,是研究中国古代墓葬制度的极佳标本,对于构建中国古代墓葬的考古学体系框架具有重大的积极意义。

2020年至2021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此区域发掘了战国至明清古墓葬,揭露出成片分布的战国、两汉、西晋、十六国、北朝、隋、唐时期的家族墓地和墓园,这些家族墓地或墓园规划整齐,各自独立而又排列有序,完整勾勒出长达2200余年的古代墓葬发展演变的序列,在中国考古学史上空前绝后。

该墓葬群发现的北朝隋唐家族墓园的完整发展轨迹,对于推动该时期考古学和历史学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价值。出土文物中精品较多,且有突破性发现。结合以往洪渎原墓葬的考古资料的综合研究成果,其蕴含的巨大信息量足以续写半部隋唐史,结合传世文献记载,将极大地有助于阐发文物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审美价值、科技价值和时代价值。

文献勘误

西汉帝陵-霸陵遗址

根据文献记载,人们一直认为汉文帝的霸陵位于西安东郊白鹿原东北角被称为“凤凰嘴”的地方,但2021年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最新通报确定,江村大墓才是霸陵准确的位置。

2006年考古勘探发现的距离窦皇后陵800米的江村大墓,为确定霸陵的具体位置提供了重要线索,开启了对文帝霸陵具体位置的讨论;2011年到2013年,西汉帝陵大遗址保护考古工作基本厘清了霸陵(凤凰嘴、江村大墓)及南陵陵区文物遗存的分布范围与形制布局。而对凤凰嘴的勘探未发现任何陵墓遗存,为探讨江村大墓的墓主归属提供了有力支撑。

2017年至今,江村大墓外藏坑、陪葬墓及南陵外藏坑的发掘及其周边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明确了江村大墓外藏坑的内涵及属性;勘探发现的将窦皇后陵及江村大墓围合在一起的外陵园,是确定江村大墓为汉文帝霸陵的关键性证据。霸陵的考古收获纠正了历史文献的失误,确定了汉文帝霸陵的陵位及其规模、布局和内涵,缀合了西汉帝陵的形制演变的历史链条,奠定了中国古代帝陵制度的基础。霸陵的形制要素、规划布局及其丰富内涵,显示出皇帝独尊、中央集权的西汉帝国国家政治制度的初步确立,折射出西汉帝国政治理念、治国思想的演变与确定。

穿越之门

元赵氏家族墓地

陕西发现保存完整的元代家族墓地只有两处。位于西安曲江新区雁展路南侧的赵氏家族墓是继2009年发掘的元刘黑马家族墓后,陕西地区元代家族墓地的又一次重大发现。2021年4月到11月,为了配合基本建设,西安市文物保护考古研究院在原曲江国际会展中心用地范围内发现了各时期遗迹250多处,其中有9座墓葬为一处元代赵氏家族墓地,墓地排列非常规矩,使用时间基本贯穿了有元一代,属于当时流行五音姓利学说影响下的贯鱼葬。

出土遗物有陕西元墓常见的黑陶俑、黑陶礼器等,还罕见地出土了30余件瓷器,器类多样,瓷器窑口涉及龙泉窑、景德镇窑、钧窑、山西霍州窑、耀州窑等南北名窑,是上世纪50年代以来,陕西元墓出土瓷器数量最多、窑口最丰富的一批。

考古专家表示,这一墓地的发掘帮人们打开了一扇通往元代长安城的“穿越之门”,通过这扇门所能管窥的,不仅有赵氏一族的兴衰史,更有当时的汉族中下层官吏阶层的思想、生活和日常爱好。

本组稿件由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庞乐 采写

长按二维码,识别分享文章!
【编辑:李孟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