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  / 教育

暑假托管引热议西安托管班每天花费80元至150元不等

来源:三秦都市报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1-07-15 17:21
分享到:

暑假来临,不用去学校的孩子们成了家长操心的事。连日来,如何解决双职工家庭后顾之忧、暑期孩子去哪里等问题,将暑期托管频频推上热搜。

假期到底该玩还是该学?怎么玩?学什么?在哪里学?怎么才能让孩子过得开心,家长放心?这一系列问题,引发社会各方关注。

家长:孩子放假在家,看管成难题

家住乐居场的李洋儿子今年5岁:“幼儿园7月5日开始放暑假,孩子们高兴得不行,作为家长可能就笑不出来了。我和爱人都要上班,这么小的年纪又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在家待着。”

在双职工家庭占比较多的当下,孩子假期交给谁管、怎么管、能不能管好,成了家长们头疼的事情。记者采访时发现,家长们都在尝试着不同的方法,有的用繁多的兴趣班、特长班填补,有的送去爷爷奶奶家。

在韩森寨一家小学生书法培训机构门外,记者采访了送孩子来上课的王欢:“白天我要上班,孩子没人管,趁着中午有空把他送来上课。学东西是次要的,主要是有个人能照看一下。”

王欢的无奈普遍存在:“以前寒暑假都是把孩子放到我妈那,今年老人身体不好,不想让他们再操劳了。而且孩子在老人那天天打游戏,暑假作业总是拖到快收假才完成,实在让人放心不下。”

家有二孩的君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课外兴趣班一年比一年贵,20多天时间收费好几千。有时候两门课中间来不及在家做饭,就带孩子在外面吃,少则50元多则100元又没了,就这还没算接送孩子的时间成本和汽车油钱。”

探访:托管班每天花费80元——150元不等

采访中,有的家长表示,会把孩子送到距离家较近的托管班,下班了再去接。不过记者走访却发现,这些托管机构从环境到所提供服务,可谓参差不齐。

开设于碑林区太乙路上的一家托管机构,全部室内设施是由一间临街门面房改装而成的。四间约十平方米的隔间被布置成教室和自习室。房间中不仅要摆放孩子的课桌椅、教学用的小黑板,还要摆放消毒柜和餐具。每个孩子被隔断隔开,午饭、晚饭就在课桌上解决。午休则安排在一间更小的房间里,八张紧挨着的折叠床占满了整个房间。见到记者咨询,托管班刘老师介绍:“来这里的都是在附近上小学的学生,目前一共收了12个孩子,最小的6岁,最大的11岁。”这里按日收费,工作日80元/天,包含午饭和晚饭。

在翠华路小学附近,有不少显眼的托管班门匾和广告。记者随机走进一家位于二楼的托管机构。房间比较宽敞,总面积约400平方米,进门可以看到功能划分明确的教室、活动室、办公室等。

接待人员介绍,这里在暑期专门为小学生准备了运动器械,并且定期组织孩子集体出游。目前有50名学生在这里全天托管。“150元/天,最低五天为一个周期,最近报名的人多,你得提前预约。”工作人员介绍。记者又选择了几家附近的托管机构咨询,收费标准基本一致。

对此,家长们有自己的顾虑:“便宜点的托管班担心孩子的食品安全,服务好一些的价格又太贵。一个星期就得750元,一个月下来3000元,比幼儿园学费都贵。”

试点:泾阳将从7月19日起开展暑期校内托管

为了给双职工解忧,日前,教育部印发了《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提出地方教育部门要从本地实际出发,鼓励有条件的学校积极承担学生暑期托管服务工作。

7月13日,泾阳教育微信公众号发布《泾阳县中小学校开展暑期校内托管服务》的通知。从7月19日开始,将在全县中小学开展暑期校内托管服务工作。

校内托管服务,由学生和家长自愿报名,严格控制人数,每班托管学生人数小学不超过40人,初中不超过45人,高中部不超过50人,可采用跨年段、跨班级的形式组班,每班每节课至少配备1名专任管理老师,并安排中层及以上干部做好值班和考勤管理等工作,做到集中有专人监管,进出有统一组织,活动有安全措施,确保每名学生安全在校。

具体时段为每天上午8:30—11:30,下午15:00—17:00,除双休日外,服务开展时间不少于四周。城区学校收费标准最高不超过4元/课时/生;农村(镇区)学校收费标准最高不超过2元/课时/生。

托管期间学校开放图书室、阅览室、多媒体教室、音乐舞蹈室、运动场地等各类资源设施,在做好看护的同时,合理组织提供一些集体游戏活动、文体活动、阅读指导、综合实践、兴趣拓展、作业辅导等服务。

同时,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在托管服务中,充分利用泾阳县红色教育基地、博物馆、文化馆、科技馆、青少年活动中心等社会教育资源,加大对学生的实践教育。

专家:暑期托管服务要回应家长关切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研究所研究员谢雨锋也关注到了这一社会热点。他认为,陕西也会依据省情推出相关政策来配合暑期托管工作的开展。“这样的政策在实施过程中需要集合社会各方面的力量,从社区到社会组织,要遵循‘大社会,小政府’原则,政府充当倡导者和监督者。”谢雨锋说。

他表示,暑期托管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需要注意。首先,从政策倡导到政策落地,如何有效衔接。其次,搭建一个高效的平台,让包括学校、志愿者、在职教师等资源提供者和有需要的家庭,畅通无阻的沟通。“提供的服务和家长、孩子们的期待能否匹配也十分关键。”谢雨锋说,学生托管是否需要辅导作业,能否提供文娱活动等,这些都是家长们关心的问题,暑期托管能不能满足这些期望,需要政府部门在实践中不断地探索。

记者 石喻涵 实习生 张天赐 范梦露 殷博洋


阅读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