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  / 教育

自我迷失 亲子关系夫妻关系面临挑战陪读妈妈如何化解陪读困境

来源:西安新闻网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1-07-08 16:03
分享到:

陪读妈妈线下读书会进行中。

郝永霞(左)和李林在整理陪读妈妈们的各种获奖证书。

西安新闻网讯  在西安有这么一个群体,为了追求优质的教育资源和更好的学习环境,把孩子从老家送到西安学习。这些专职陪读的多以母亲为主,于是就出现了陪读妈妈群体。在漫长的陪读过程中,这些陪读妈妈的生活是怎样的?会遇到哪些困难?她们又是如何化解的?近日,记者走进西安的一个陪读妈妈群体,了解她们的陪读生活。

现 状

从4人到300人

这个陪读妈妈群体不断壮大

37岁的李林,陕北人,2011年来西安,开始了陪读生活。李林有一儿一女,10年前,为了即将上初中的女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她毅然辞去了稳定的教师工作,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开始了西漂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我和孩子都不能适应新的生活。孩子很难融入新的集体,我面对陌生的环境一下子也有点懵。”李林说,当时自己和孩子经历了一段特别困难的时光,但是来都来了,也不能打退堂鼓。她便硬着头皮尽快熟悉周围的环境,同时努力安抚孩子们,帮助他们融入新环境。经过努力,李林和孩子们适应了在西安的新生活。现在10年过去了,自己的陪读生活也变得得心应手。

和李林一样,郝永霞也是一位陪读妈妈,她经历了10年的陪读生活,2017年女儿顺利考上大学,郝永霞的陪读生活圆满结束了。谈起自己10年的陪读生活,郝永霞说充满挑战。在陪读之前,郝永霞是一名职场女性,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有着稳定熟悉的人际关系。陪读让她从职场回归家庭,身份的转变让她一度心态失衡,经历了一段痛苦的时光。“刚开始陪孩子来西安上学的时候,每天的生活围绕着孩子转,琐碎的日常生活让我深深的开始自我怀疑,感觉把自己弄丢了。”但幸运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调整,郝永霞找到了内心的平衡,顺利度过了10年陪读生活。

李林和郝永霞是高中同学,共同的异地陪读生活让她们常常相聚在一起,彼此鼓励。李林喜欢读书,在照顾孩子的空闲时间,她会大量阅读,时不时在朋友圈里分享自己的读书体会。2017年5月,李林、郝永霞和同在西安陪读的其他两位高中同学组织了一个陪读妈妈读书会,4人时不时相聚,读读书,聊聊近况。经过近4年的发展,这个以读书会形式组织起来的陪读妈妈群体已壮大至300人。越来越多来自西安以外的陪读妈妈加入其中,大家聚在一起交流学习,分享生活。“在西安,像我们这样的陪读妈妈不在少数,大家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度过漫长的陪读生活。”李林说。

问 题

陪读让自我迷失

亲子关系夫妻关系面临挑战

在这个陪读群体里,很多妈妈在开始陪读之前,都有自己的工作。她们在职场上发光发热,实现自身价值,同时兼顾家庭,生活忙碌而充实。但是陪读打破了这样的平衡,陪读使她们转换跑道,由职场进入家庭,每天的生活都在围着孩子转。“陪读生活基本上就是早上六七点起床,给孩子们做早饭,送他们上学,下午四点半把他们接回来,准备晚饭,辅导作业,周而复始。”李林说,刚开始陪读的时候,每天这样机械重复的工作让她迷失了自己。为了消磨无聊的时间,她打起了麻将,约朋友逛街,吃吃喝喝,整个人状态很不好。

除了自我的迷失,独自育儿也是很多陪读妈妈需要面临的问题。“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我和丈夫一起照顾他们,谁有空谁辅导作业。来西安陪读以后,孩子生活、学习上所有的事都需要我一个人处理,压力很大。”来自榆林的段女士2020年6月来西安陪女儿读初中,可是孩子学习成绩下滑严重,再加上青春期,抱怨压力大,不喜欢西安,成天嚷嚷着要回榆林。面对孩子不佳的成绩,暴躁的脾气,段女士很焦虑,亲子关系降至冰点。“我现在和女儿就是水火不容,俩人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就吵架。愁死我了,不知道咋办。”段女士满脸愁容地说。

李林、郝永霞、段女士都来自陕北,她们的丈夫都还留在老家工作,夫妻长期异地,彼此沟通变少了,情感疏离在所难免。“陪读打破了我们原本的家庭模式,夫妻双方都面临挑战,会出现很多新的问题。但为了孩子的未来,大家只能一起努力克服。”李林说。

解 决

通过不断学习自我成长

化解陪读困境

自我价值缺失、亲子关系紧张、夫妻关系疏离是很多陪读妈妈都会遇到的问题,那么,如何化解这些问题,顺利完成陪读呢?

在经历一段时间的迷失之后,李林等陪读妈妈选择参加读书会进行学习,自我成长。她们的读书会成立于2017年5月份,之后陆续有新的陪读妈妈加入进来。刚开始大家相聚在李林家中,随着人数不断增加,读书会转移到线上。李林负责给大家安排每一周的读书计划,督促大家在读书群里发表感想。关于书本的选择,李林说:“我们的阅读不拘一格,包括诗歌、散文、小说等,我会广泛收集资料,征求大家意愿,列出一个合适的书目供大家参考。选择一些关于自我成长、亲子关系、人际交往的书,通过认真、大量的阅读让大家的生活少一些迷茫。”

2018年9月,酷爱茶艺的李林考取了茶艺师证,在高新开了间茶艺工作室。现在,茶室成了陪读妈妈们举办线下读书会的场所。每周读书群里的陪读妈妈会选择一天,从西安的四面八方赶到茶室,共同阅读,交流读书心得,彼此答疑解惑,化解生活难题。为了在线下读书会大家能彼此充分交流,大家约定一次只有10多个名额。除了定期举办读书会,在李林的带领下,这些陪读妈妈一起学摄影、练瑜伽、学习健康管理,不断自我成长。“陪读妈妈不能只把自己当保姆,整天围着孩子转,保姆式陪读培养不出独立的孩子。妈妈们要不断学习,与孩子共同进步;学习新的技能,勇敢的从事一些适合自己的新工作,不与社会脱节,在陪伴孩子的同时,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要让孩子们看到妈妈积极的生活态度,通过言传身教,陪伴孩子健康长大。”李林说,希望更多的陪读妈妈可以找到新的生活方式。

观 点

陪读妈妈包办孩子学习生活

并不利于孩子成长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王晓勇博士认为,不合理的中国传统观念是这一群体出现的原因之一,在中国,很多父母将自己的人生和孩子捆绑,愿意放弃个人利益培养孩子,但是社会的发展不能靠上一代人的牺牲来完成,每个人都有人生价值,社会健康发展要尊重每个人的价值;同时,目前的教育机制中,家长承担了过多的教育压力,使得很多家长不得不放弃工作陪读。

在王晓勇看来,陪读的过程,妈妈们包办孩子的学习和生活,不利于孩子自主能力的培养;此外,一旦孩子考上大学,陪读结束,妈妈们很难再次进入职场,内心失落,家庭地位丧失,可能会引起家庭秩序混乱,导致家庭伦理、家庭关系的解构。

王晓勇建议,带孩子到异地求学,各个家庭应该综合权衡考虑,这样的方式并不一定有利于孩子成长。除此之外,应该均衡教育资源,让孩子们在当地便可享受到较好的教育资源,减少陪读妈妈的产生;同时相关职能部门应该对陪读妈妈们进行就业指导、心理辅导,提供适合她们的就业机会,把这一群体纳入社区管理,帮助妈妈们更好地融入当地生活。

陕西福港美心理咨询有限公司资深心理专家陈凤山认为,陪读有助于孩子尽快适应学习、生活的新环境,家长可以及时帮助孩子疏导情绪问题,也可以在人际关系方面对孩子进行指导,但是,这一现象容易导致孩子对父母产生依赖心理,不利于孩子独立人格、生活能力的培养;妈妈督学也会给孩子造成更大压力,孩子学习的自觉性、自发性都会受到影响,加上叛逆心理,学习兴趣减弱,成绩不佳,妈妈成就感减弱心理失衡,进而造成亲子关系紧张;陪读的过程中,独自育儿、新环境让妈妈们心理负担过重,易出现焦虑、不安情绪;陪读使夫妻长期异地,会影响家庭稳定。

陈凤山认为,首先家庭内部要达成共识,得到来自家庭的支持,夫妻协商一致,分工明确,避免引起家庭内部矛盾和纠纷;陪读妈妈也要保持良好心态,安排好自己的陪读生活,充实自己;陪读过程中如遇困难,要寻求丈夫的理解、支持和帮助;亲子关系方面要重新界定妈妈和孩子的关系,多以朋友关系相处,遇事多商量、勤交流,给孩子一定的自由度;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即使妈妈专职陪读,教育孩子也不是妈妈的专职,家庭内部应建立起孩子与父亲沟通的渠道,让丈夫多多参与孩子的教育,这样也有利于孩子的成长。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姚瑞丹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