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  / 宜居

中国富裕家庭六成资金投向房地产

来源:中国房地产金融 西安报业全媒体编辑:李孟谦 2021-05-17 17:58
分享到:

  2020年是中国历史上极不平凡的一年,面对疫情冲击和复杂严峻的国内外环境,我国宏观调控成效显著,季度经济增长指标恢复至常态水平。我国GDP达到了101.6万亿元人民币,历史上首次突破100万亿。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2189元,实际增长2.1%。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3834元,实际增长1.2%;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7131元,实际增长3.8%。

  3月17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知名智库植信投资研究院,发布首期“植信中国财富指数”称,参与指数调研的中国富裕家庭中,有三成2020年下半年以来实现了财富增长,多数富裕家庭主要在中国境内投资。

  该指数调查对象来自国内一线和重点二线城市家庭流动资产100万以上且家庭资产规模1000万元以上,二线城市家庭流动资产50万元以上且家庭资产规模500万元以上的富裕家庭。

  金融投资助力财富增长

  从调查结果来看,植信中国财富指数为114,高于基准值100,说明中国富裕家庭在财富投资方面相对乐观。2020年下半年以来,30%富裕家庭的财富出现增长,5%的家庭财富有所减少,65%的家庭财富基本不变。从城市级别看,一线城市富裕家庭的财富增长比例(31%)略高于二线城市(29%)。从家庭总资产来看,2000万元以上的高资产家庭财富增长比例(34%)明显高于其他规模的家庭。

  “引起家庭财富变化的原因中,最重要的是金融投资收益(71%)和不动产收益的变动(53%),而工资及福利收入仅排第三(37%)。”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兼研究院院长连平解读称,投资收益变动主要源于去年三季度以来国内资本市场的良好表现,显示了金融投资对于中国富裕家庭财富增长的积极助推作用。

  调研显示,富裕家庭普遍重视教育、养老和保险等规划。相对于消费和现金规划,教育、养老和保险规划时间持续长久,金额大且专业度高,投资者需要较高的规划能力、财富安全和保障的风险主要来自行业经济的衰退,高额医疗费用和意外造成的损失,这也构成了富裕家庭购买保险的驱动力。

  投资偏好不动产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调研的富裕家庭将94%的资产投入于境内,仅有17%的家庭拥有境外资产。境内资产的资金更多分布在不动产(72.9%),相当于超过六成的资金投向不动产,而境外则分布在流动资产(54.8%)。其他投资则分布于储蓄和银行理财产品等低风险产品中,境外投资以境外股票为主。对于目前未进行境外投资的富裕家庭而言,约39%未来可能考虑投资境外资产。

  “根据我们测算,到2035年中国高净值人群的可投资金融资产规模将在目前200万亿元的基础上相应增至400万亿元。”连平表示,如果考虑到规模同样迅速扩张的中等收入阶层或准高净值人群,中国完全有可能形成一个全球首屈一指的财富管理市场。

  调研显示,富裕家庭虽较为看重实际收益(17%),但投资者最看重的因素是风险管控能力,包括理财经理的专业度(20%)、风险评估指标和安全风险控制方法(合计占比21%)。在投资风格方面,64%的富裕家庭可承受10%以上的本金损失。其中,50%属于激进稳健型的投资风格,能够承受10%-30%的本金损失;14%属于激进进攻型,能够承受50%的本金损失。

  调查发现,除全球疫情背景下宏观经济充满不确定性外,缺乏获取高质量投资信息的渠道是富裕家庭投资决策的主要痛点。近六成的富裕家庭需要专业投顾服务。整体来看,较需要投顾服务的比例为48%,极其需要投顾的比例为11%。从资产规模看,流动资产600万元以上的富裕家庭需要专业投顾服务的人群占比为81%,流动资产300万-600万元的富裕家庭需要投顾的比例为57%,流动资产100万-300万元的富裕家庭需要投顾的比例为47%。相对于境内投资,境外投资对于专业投顾的需求更高,这主要是由于境外投资所需专业性和特殊性所决定的。

  全球投资步伐加快

  2020年,根据调研,65%的富裕家庭设置了8%以上的收益率目标,实际年收益8%以上的人群占比为61%。其中,实现8%-10%收益率的占比最高。

  在投资收益方面,2020年下半年,境内不动产投资收益中,22%的人投资非自住房的收益增加,反映去年下半年以来,部分一二线城市房价确实有所升温。境内流动资产配置中,公募基金收益增长的投资者比例较高,且“比过去6个月增加”的比例(36%)明显高于收益减少的比例(9%)。投资股票收益增长的比例达33%,但收益减少的比例(18%)却明显高于投资公募基金收益减少的比例。

  境外部分,不动产收益出现增长的投资者比例(28%)高于国内;境外流动资产配置中,境外股票收益出现增长的投资者比例较高(46%)。其主要原因是,去年以来,以美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实行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大规模纾困的财政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助推了境外股市。楼市出现脱离宏观基本面“非理性繁荣”。

  在增值服务方面,出行类的增值服务是富裕家庭在其投资的平台上获得的最多的品类,这在银行业表现尤为明显;其次是实物类,其在互联网金融业表现较为突出。此外,基金、第三方财富机构提供的教育类增值服务最多。

  “整体来看,富裕家庭对未来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的比例稳中有升,未来中国富裕家庭走向全球投资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连平解读称,中国富裕家庭信心上升背后有诸多利好因素。近年来中央出台一系列重大改革举措将呵护资本市场发展,“十四五”规划的政策红利将逐步释放,宏观政策保持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世界经济可能于下半年整体性复苏,尤其是中国经济总体向好。

  从外汇监管环境来看,近期外汇管理当局正在研究有序放宽个人资本项下业务限制,包括取消年度购付汇额度限制,允许境内个人在年度5万美元便利化额度内开展境外证券、保险等投资。未来中国富裕家庭走向全球投资的步伐将进一步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