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新闻网 乐活长安 〉 育悦
上传题目就有答案?家长怒斥“作业神器”
发布时间:2018-09-21 11:24:47  来源:重庆晚报

开学伊始,如何又快又好完成作业,成为家长和学生热议的话题。把不会做的题上传到手机,就能轻松获得答案,这样的“作业神器”,你家孩子在用吗?

对学习软件变身“作业神器”,一些家长和老师深感担忧。

家长怒斥“作业神器”

近日,在城口县政府工作的周先生发朋友圈,怒斥多个在线作业APP:“互联网难道不应就此设立禁区?这些软件运营商,请你告诉我,你的软件是否可以搜出人生答案?”

周先生告诉重庆晚报记者,他的小孩就读城口实验小学3年级,暂时还未用上智能手机。但从今年暑期开始,身边有不少朋友吐槽孩子做作业依赖“作业神器”。

周先生的妻子是当地一所中学的数学老师,前段时间,发现部分学生交上来的假期作业质量和课堂上表现出来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每次作业都能完成得特别好。“作为学科教师,我妻子也很无奈。她认为,这让老师无法去真实了解学生是否掌握了所学知识。”

周先生说,现在的学生用智能手机很普及,很多家长甚至都不知道孩子是如何完成作业的。因此,不论是家长还是老师,大家都对这种现状深感愤怒和无奈。他由此引发感慨,就发了朋友圈。

曾是辅导孩子学习神器

事实上,今年上半年,周先生自己也下载过“作业帮”APP来辅导孩子学习。

“我给孩子辅导奥数,但以前的知识点都模糊了,所以就下载了‘作业帮’。”周先生说,那时的软件,还不能找到完全正确的答案,但却能给出一些知识点的介绍,对家长来说很有帮助。

同样,对部分教师来说,这个软件也是有帮助的,“以前可能思考很久,现在很简单,用作业帮查一下,就能了解清楚。”

“但随着软件功能不断升级,现在只要把题目拍下来上传,就能立刻得到答案。”周先生无奈地表示,学习神器变味成为作业神器,近半年火起来,目前已能搜索出10多种类似软件。他说,网络带来的便利是不可否认的,“但网络上不健康的东西,是否应该进行监管?”

在周先生看来,网络主管部门、教育部门等有关监管部门,其实是可以合理控制的,对这些在线作业软件,应发挥其辅助作用,而不能让学生过分依赖。“不妨借鉴网络游戏实名制的做法,学生可在家长监督下使用。明确哪个年龄段可以使用,就能将学生从用户群体中隔离开来。”

或者,对软件功能进行调整,仅限于学习课堂知识,将搜索答案的功能删除,也能对学生有所帮助。“另外,还可展开付费方式搜索答案,也可减少对学生群体的影响。”

搜题软件并非免费午餐

9月18日,记者在苹果手机应用商店搜索“作业”二字,出现的搜题答疑软件多达数十种,其中“作业帮”、“小猿搜题”等软件的下载量已达几十万次。这些软件页面中,大多都有“作业一拍,秒出答案”、“随手一拍,答案立现”等描述。

记者随机下载了一款名为“阿凡题搜题”的软件进行体验。在小学到高三的选择界面,有语数英、政史地、物化等学科可供选择,颇为全面。记者选择了高二数学,找了一道等差数列的题,拍照上传后,系统很快给出了答案。接着,记者又任意找了一道“牛吃草”的数学题,不出10秒,答案和解题过程同样很快出现。

但是,记者并没有明白其中解答的思路,记者随后点击了“老师答疑”的选项,页面很快出现多位老师,然而要老师来解疑答惑,则须支付相应费用。记者看了一下费用套餐,小学、初中阶段90分钟冲刺套餐价格为79元,高中费用则为89元,但这类套餐有效期只有7天,套餐有效期越长价格越贵。

付费后就能完全听懂吗?记者查看了一些搜题答疑软件,排名靠前的“老师”好评占大多数,但也不乏差评。差评声音中,不少用户反映同一个问题:老师讲得太慢,拖延时间。

调查>>

家长:态度褒贬不一

是否赞同孩子使用这类在线作业软件?记者随机采访了多位家长。

蒋女士的孩子乐乐读四年级。她表达了明确的反对:“把孩子思考的过程都给省了,长此以往,孩子肯定对这类软件形成依赖,丧失独立思考能力。”

唐先生的儿子正读初一,为辅导儿子作业,此前他曾花400元为儿子买过某在线作业软件套餐。他认为,线上视频教学,时间一久,很难让孩子集中精力听课;此外,长时间看手机视频,对孩子眼睛的伤害也很大。

家长付女士说,如果拍照就能给出答案,且有详细过程解析,那么家长不妨可考虑借用这种软件来辅导孩子。但使用时应慎重,最好有家长监管,才能收到正面效果。

学校:有班级使用率达20%

据周先生介绍,城口有学校一个初中班50余人,用在线学习APP当“作业神器”来完成作业的学生占了约20%。“由于学生是非公开使用,所以暂时也没办法去约束。”学科教师介绍。

那么,主城学校使用情况如何?在江北区某小学,老师对五年级两个班的同学展开调查,每班分别有4—5名学生在课余使用学习软件。这部分孩子表示,自己都是在家长的支持下使用的,其中有4个孩子是家长在进行辅导时,查答案进行讲解。

根据班主任介绍,这部分学生都是班级成绩较好的孩子,家长支持孩子在不懂的情况下,去看答案及思路。

学校的另一名老师说,自己的孩子在家也用作业软件,有些不懂的题,就让孩子上网去看。她表示,老师的支持是指在孩子不抄答案、看思路的情况下,可帮助孩子更好完成作业,养成遇到困难自己想办法解决的习惯。

在两江新区一所小学,一位老师介绍,目前校内仅有个别班级在使用一款“一起作业”的软件,是由老师推荐使用。“学生放学、假期可在线进行英语朗读,还可由老师即时进行点评作业完成情况。”

专家>>

学习软件有利有弊 应把握好分寸和度

在重庆市教科院原副院长王纬虹看来,这些在线学习软件既有利也有弊。

首先,作为智慧教育、信息社会的学习产品,它是有积极意义的。比如,对学生来说,在家做题更方便、训练选题更海量,可根据自身需要来选题,并针对某些薄弱环节选题训练,进行突破。

而在部长家长谈到的弊端方面,王纬虹认为,在使用过程中,主要责任其实并非这些APP,而是使用者的态度、方法以及目的。对那些学习积极主动的同学,做完题目后进行答案对比,可发现错误并重新思考,这时答案就相当于老师的作用;而对能力稍弱、学习态度消极的学生来说,可能就直接看答案和解题过程了。这样一来,掌握到的知识就很少,仅仅获取答案就会成为弊端了。

那么,在线作业软件该怎么用?王纬虹认为,老师、家长首先应做好引导工作,一味切断使用不一定恰当。家长可和孩子商定,要独立完成,而不是遇到困难就去看答案,切勿让孩子养成依赖答案的不良习惯;对老师来说,也要做好引导,特别是中高年级学生,从而克服学生一个人学习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

“完全禁止使用智能手机并不现实,但没有管束、放任使用也不行,所以我们应更多强调自觉性和主动性。”王纬虹认为,应积极探索一些方法,怎样引导和督促学生,在使用过程中注意把握好分寸和度。


  
责任编辑:李孟谦
【西安日报社声明】西安新闻网刊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已经西安日报社独家授权。自2009年1月1日起,其他商业网站(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除外)未经西安日报社授权,不得转载西安新闻网上刊载的西安日报、西安晚报文章。欢迎新闻单位主办的网站在对等合作的基础上转载西安日报、西安晚报的新闻,转载时务必注明来源"西安新闻网-西安日报"、"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其他商业网站如有合作意向请与西安新闻网联系,网站联系电话:029-88215931